头部
综合新闻
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综合新闻

深挖古籍经典 传承中医本原——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药学团队开启“汤液经法图”研究与实践模式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

 来源: 
 作者:

1900年,敦煌藏经洞被发现,内藏古经万卷。遗憾的是,由于清朝政府的无能,这些珍贵的文物被外国强盗掠夺大半,存留在国内的不足五分之一。但幸运的是,其中有一卷医书未被国外掠走,而是流传在中国民间,这本书就是南北朝著名医家陶弘景所著的《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》。上世纪70年代,民间中医张大昌将其手抄本献于中国中医科学院,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,经王雪苔、马继兴、钱超尘等医史文献大家的不懈努力,此书得以公开出版。

在《辅行诀》中记载了一幅图,是商朝宰相伊尹所著《汤液经法》的配图,也即“汤液经法图”。陶弘景对此图评价甚高,称其“为《汤液经法》尽要之妙,学者能谙于此,医道毕矣”。著名中医文献专家钱超尘教授也认为,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就是在《汤液经法》一书的基础上勤求博采而成的。遗憾的是,二十多年来,学界对于“汤液经法图”的研究热情并不高。

汤液经法图

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药学团队秉承“守正创新”的新时代发展理念,较早就关注到“汤液经法图”的临床价值,开展了深度思考,梳理源流,解读内涵,并且以“汤液经法图”所示的五脏虚实辨证和五味补泻配伍的方法学,解方释药,还原中医组方配伍的本质规律。2020年以来,连续发表了学术文章10余篇,科普文章10余篇,以图解方百余首,出版了国内首部深度研习专著《汤液经法图讲记——解构经方时方的底层逻辑》,形成了一定的学术影响力。并且与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合作,明确了其中的数学规律,采用五维空间向量内积的数学模型,准确描述了“汤液经法图”的五味化合理论,为国内首创。在中医药发展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团队又获得了中国中医科学院科技创新工程重大攻关项目的支持,将在临床应用和优化复方配伍的角度,继续开展科学研究。

新书封面

团队负责人金锐告诉记者,“汤液经法图”重视脏腑虚实辨证,重视五味补泻配伍,并且以此为视角,透视中医组方原理。例如,肝木应风,足厥阴肝经上行连目系出前额,与督脉交会与头顶,所以风邪外感所致偏正头痛,当属肝木疾病。经曰:肝德在散,以辛补之,酸泻之,甘缓之。故川芎茶调散这个方子,以辛味药川芎、荆芥、白芷、羌活、细辛和防风为主,配以甘味药甘草,七辛一甘,治疗风邪头痛。而桂枝汤这个方子,以辛味药桂枝和生姜为主,酸味药芍药为辅,再加上甘味药甘草和大枣,二辛一酸二甘,攻补兼施,治疗太阳中风表证,调和营卫。

图解桂枝汤

与此同时,团队在研究中还发现,“汤液经法图”理论体系中内含了诸多关于中药药性的新内容,与目前中药学教材中所示的药性理论有所不同。“汤液经法图”包含一种十分新颖的五味配伍化合理论,就是五味之间的一种转化关系,例如辛酸化甘,咸苦化酸,甘辛化苦,酸咸化辛,苦甘化咸。考虑到伊尹本身是中华厨祖,这组转化关系很可能就是真实滋味的客观反映,例如糖蒜这种食物,如果只用大蒜和醋来制作而不加糖,成品后应该也会有甜味,辛(大蒜)酸(醋)化甘嘛。实际上,对于复杂组方的分析,这样一种理论非常重要。以麻杏石甘汤为例,麻黄味辛散肺,石膏味酸补肺,苦杏仁和甘草配伍,一苦一甘,苦甘化咸泻肺,正好用于肺实咳喘的治疗。“从“汤液经法图”角度看,如果麻杏石甘汤里面去掉甘草,效果一定打折扣”。

图解麻杏石甘汤

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期间,团队也采用“汤液经法图”进行了新冠肺炎组方配伍通则规律的研究。他们发现,从“汤液经法图”角度看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典型临床表现(咳嗽痰喘和发热呕恶)符合“肺实兼脾实”的病证特点,而咸泻肺、辛泻脾,故应采用以“咸辛泻肺脾”为主的组方治疗。实际上,国家版诊疗方案涉及的相关中药治疗方中,咸辛配伍比例就很高,达到76.9%93.8%,比如咸味药葶苈子、厚朴、甘草配苦杏仁,辛味药麻黄、半夏、藿香和草果,都很常用。这也说明,“汤液经法图”是具有临床实践价值的。

图解新冠肺炎疫毒闭肺证治疗方

(西苑医院药学部 金锐)

底部

返回首页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

技术支持:中国中医科学院信息管理中心

电话:8610-64089808 地址: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 邮编:100700

Copyrights © 1997-2016 CACM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5563号